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师资缺乏、亟待监管,风口上的0

时间:2019-04-15 00:58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千百度

核心提示

一系列政策下发,不少从业者开始谋求转型、寻找新的投资方向,将目光转向了0-3岁托育轨道上。...

  “我计划2019年开设100家托育中心。”今年3月,一名幼教行业投资人赵腾(化名)在北京开设的第一家托育中心落地北五环,在一个小区外缘的底商位置,可以容纳和照护15名0-3岁的婴幼儿。赵腾瞄准了托育这个行业,他告诉记者:“等到明年就晚了。”

  记者了解到在瑞典,由市政部门提供针对1-3岁儿童的托幼服务,并由瑞典国家教育署统一管理,托幼公共服务的经费约占国家教育经费的三分之一。相对而言,美国托育行业市场化运作程度较高,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起就已经制定了国家层面或州层面的法律法规和行业标准,如1979年美国国会通过的《儿童保育法》等,并以税收返还等方式向家长提供补贴。

相比海外标准化、专业化的成熟运营服务体系,目前中国市场上的托育中心几乎没有专业独立的培育体系。

  多名从业人员均认为,国内的托育行业在未来几年一定会有迅猛发展,“遍地开花”。但在赵彬彬看来,千万不能因为资本的进入就盲目扩张,这样会导致管理的疏漏和市场的混乱。张弛则认为,时间会解决供求关系。“比如一家托育中心出问题了,家长们就换一家,慢慢地用这种方式来淘汰和洗牌。”

  1 政策加持、资本看好托育站上风口

  早在2016年,原国家卫计委在北京、上海、广州、沈阳等10个城市进行调查的数据就显示,超过1/3的被调查对象表示有托育服务需求,其中家长对2-3岁幼儿托育的需求最为强烈。

  “身边很多家长,孩子一岁多就送去托管了。”80后家长邢欢(化名)的孩子两岁了,家里老人身体不好无法帮忙照料,她在托管和请保姆之间犹豫。“托管比阿姨好的地方在于,可以给孩子提供社交的机会。两岁多的小孩需要社交。”

  邱成表示,这种情况就容易导致过度强调课程和游戏活动对教育的影响。“而0-3岁其实更需要的是健康,以及以探索、熏陶为导向的陪伴和互动。”

  实际上,文章开头提到的赵腾入局托育行业的时间并不算早。四年前,北京艾荷美国际日托创始人赵彬彬苦于孩子无法得到专业照顾,索性自己引进了美国成熟的日托体系,成立了一家托育中心。她能感觉到,2017年托育市场就开始升温,有不少大规模的加盟运营;2018年更甚,基本上一个月就出现几家新托育中心。

  而上海作为托育试点的前沿,2018年4月起出台了多个文件鼓励和规范托育市场。短短一年时间,上海市已新设托育机构百余家,预计2019年还将新增50个托育点。

  目前,上海、四川、湖北、广东等地区陆续发布了托育政策。上海市是首个出台详细托育服务体系完善政策的地区,先后发布《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等多个文件,对机构规模、班级规模、课程内容、选址要求、建筑面积、功能要求、供餐要求等方面作出规范,例如规定“建筑面积不低于360平方米”“无死角监控”等。

  D02-D03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冯琪

  除专业度缺乏外,一些现实状况也阻碍了这个行业的人才聚集和培养。张弛指出,托育中心没有休假,同等工资下,老师们更愿意选择去幼儿园等。“托育这个行业,工资低,永远招不到好的老师,会直接影响到教育质量。”

  “0-3岁托育领域在内地成熟的品牌和个案基本都没有。”华南地区一名托育行业从业者邱成(化名)告诉记者。据悉,国内托育行业目前面临的一个最普遍也是最严重的问题,就是缺乏专业化的师资、技术模式和运营体系。

  2019年以来,“托育”这个概念高频次出现在人们视野中。

  上海市一位普惠性托育中心从业者建议,在保证一定公益性的前提下,可以考虑在非托育时间(工作日晚上及周末)与其他的商业模式(如早教和少儿体适能)等结合起来,为普惠性托育中心的运营提供可持续性。

  2018年3月底,上海开放大学响应政府号召,建立了总校、上海市公共安全教育学校、系统分校共同参与的培训体系,根据上海开放大学培训管理部部长王松华教授的公开说明,预计2019年可完成3000-4000人培训。

  上海市政府还将从人力财务、用地和房屋、政策支持等领域支持托育机构发展,但部分细则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完善与补充,如部分托育机构免增值税、综合奖补等措施,从业人员的持续培训与相关补贴等。

  记者了解到,与幼儿园带孩子认知世界不同,针对0-3岁婴幼儿的托育不鼓励太多课程,主要是照护和启蒙:吃穿、说话、生活技能和习惯养成等等。目前市场上的托育中心也有高端、普惠之分,市场价格差异很大,从每月3000元到每月20000元不等。

  多位从业者告诉记者,托育在2019年初集中爆发,最直接的原因是与幼儿园行业发展受政策限制有关。

师资缺乏、亟待监管,风口上的0

  5 盈利难题有待破解

  在试点区域上海的政策中,也实行了营利性与非营利性的分类管理。其中,公益性、普惠性托育机构将享受一定税收、补贴优惠,但定价在每月3000元左右。这类托育中心的合理回报问题也在从业者的探讨之中。

  上海一家托育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相同地段下,托育中心的盈利能力比幼儿园要差很多。

  4 市场亟待监管出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