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正文

中国开展南极科考35年 取得哪些成绩?还要做什

时间:2019-03-13 07:47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千百度

核心提示

从1984年我国首次开展南极考察活动算起,我国南极科考事业已走过35个春秋。” 提起第五座南极考察站的建站前期准...

  当前,世界各国不断加大极地科考投入,面对快速发生、深刻变化的形势,围绕海洋强国、极地强国建设目标,专家认为,未来要制定更加完善的极地政策和发展规划,以国家需求为导向,以国际前沿科学问题为目标,统筹协调国内优势资源,做大做强南极科考事业。

  从1984年我国首次开展南极考察活动算起,我国南极科考事业已走过35个春秋。今年,还恰逢南极中山站建站30周年,昆仑站建站10周年,泰山站建站5周年……

  南极故事的背后,始终贯穿一种精神,这就是“爱国、求实、创新、拼搏”的南极精神。“别的国家能做,我们中国人也能做到!”这种精神在南极科考中代代流传,它坚定着队员们的决心——坚决执行命令,扎实推进每一项工作;它赋予队员们勇气,在严酷的环境中,抱定拼搏的信念毫不退缩,才能一次次地化险为夷。

  抵达昆仑站后,队员们克服严重的低温和高原缺氧困难,抓紧时间拼命干活儿,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全部时间都用在了作业上,打地基、安装钢结构、搭建筑模块等,在工程机械极度缺乏、仅靠卡特车自带吊车活动的条件下,争分夺秒地建站。当终于建好站、队伍撤离昆仑站时,李院生拿起对讲机让大家回望一下屹立在冰雪中的昆仑站,心里充满了激动和自豪:“看!这是我们中国人在南极内陆冰盖最高点亲手建成的科学考察站。”

  类似碰撞冰山这样意想不到的挑战,只是我国极地科考事业的一个小插曲。

  “只有去过南极,你才会真正爱上她。”这是不少科考队员们的心声。中山站的水暖工王刚毅说,南极看起来是一片荒凉之地,生活枯燥压抑。可当他坐在极夜的苍穹下,看流星倏地划过天际,看绚丽多彩的极光舞动,即使冻得全身发抖,也想再多看上几眼。他颇为感动地回忆:“有次我在修理水管,一只企鹅摇摇晃晃地过来,歪着脖子瞅瞅我,又看看水管,仿佛在说‘你在干吗?’它不见了,我会挂念;它一叫,我就会马上去找它。”

  在海陆空立体科考平台的支撑下,众多南极科研前沿项目取得可喜进展。据不完全统计,2001年到2016年,南极科研项目总投入3.1亿元,是1985年到2000年的18倍。其中,我国在横穿南极雪冰环境研究、格罗夫山古气候环境研究、南极陨石回收与研究、东南极冰盖起源与初期过程研究、冰穹A的天文观测与研究等领域,均获得国际一流科学成果。总体看,我国初步建立了一支门类齐全、体系完备、基本稳定的科研队伍,对南极地区的总体认识在迅速加深。

  面对快速发生、深刻变化的形势,南极科考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中国南极泰山站全貌。自然资源部极地考察办公室供图

  南极大陆98%地区被冰雪覆盖,内陆冰盖更被称为“生命禁区”“白色沙漠”。昆仑站所在区域年平均温度达零下58.4摄氏度,是南极冰盖平均气温最低的地方,被称为“人类不可接近之极”。作为我国首任昆仑站站长的李院生,于2009年率领内陆队员进行昆仑站的建站工作。为了把500吨建站物资从雪龙船运到昆仑站,他们曾遭遇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和危险:“海冰卸货刚刚开始,就有一辆雪地车压塌海冰掉入几百米深海中,开车的机械师差点葬身海底。”

  零的突破。时间倒回1985年2月20日10时整,西南极乔治王岛,我国第一座南极科考站——长城站的落成典礼在欢呼声中举行。首次南极科考队用顽强的意志、坚韧的毅力和辛勤的汗水,提前完成了长城站主体工程,创造了让世人惊叹的“南极速度”。

  中国人从能在南极生存、能在站区附近观测采样,逐渐成为有能力到自己感兴趣、具有科研价值的区域活动

  充分利用高科技成果,推动极地观测仪器、设备的研发和使用,使之更加高效、可靠、自动化。“能力建设不能止步。先进可靠的支撑保障能力,是我国开展南极前沿科学研究的必要条件。只要有中国人去南极,就必须有相应支撑。”

  中国南极考察队开展冰上卸货作业。自然资源部极地考察办公室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