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正文

高原上的运输兵:“只要部队需要,我就随时出

时间:2019-04-13 09:43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千百度

核心提示

(李培源 胡贵龙)尽管已经入春,西宁清晨的气温依旧让人觉得有些寒冷。...

  记者见到毛海龙时,这位武警青海总队某支队运输修理中队中队长正在操场上进行“后勤”保障演练,春日的寒风里,毛海龙迈着矫健的步伐,丝毫看不出这是一位深度烧伤三级,两次植皮,至今尚未痊愈的“病号”。

图为毛海龙和战士们一起训练。(资料图)毛海龙 供图

  中新网西宁4月13日电 (李培源 胡贵龙)尽管已经入春,西宁清晨的气温依旧让人觉得有些寒冷。

  随后毛海龙以及两位受伤战士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经检查,毛海龙小腿部位烧伤面积达80%,左臂三级烧伤。

  归队后的毛海龙,大量的工作向他压来,每天都需要工作十几个小时,尚未痊愈的伤势再次恶化,伤口经常撕裂流血,“当时马上就要进行总队科目演示了,不能因为我使得科目演示上出差错,有时候训练力度大了,伤口就容易重新撕裂,那时候走路跌跌撞撞的像喝醉了一样,吃饭的时候手抖夹不住菜,我就在晚上自己重新涂点药,重新包扎一下。”

图为毛海龙和战士们一起训练。(资料图)毛海龙 供图

  毛海龙负伤的消息,曾瞒了妻子王佳半个月,最后还是王佳去部队找毛海龙时才发现的,“军人都是报喜不报忧,这些年都是她在为这个家奋斗,我没能给她分担什么,所以也不想她为我担心”,当从记者口中得知妻子称他是自己的英雄的时候,毛海龙楞了一下,沉默半晌,毛海龙轻声说:“英雄是默默奉献的,我离英雄还有距离,希望以后能做她真正的英雄。”

  “在医院的时候整天在床上哪也去不了,我就给自己买了一些车勤管理方面的书籍看,给自己‘充电’,后来我听说我们中队因为我住院,干部力量薄弱,加上中队的性质特殊,各类车勤任务比较繁重,我就申请归队了,不能因为我耽误大家的工作”毛海龙说。

  2018年7月某日,毛海龙所在的运输修理中队照常组织设备操作训练,操作途中因为机器抖动幅度较大,将机器内部汽油洒出,被机器摩擦出的火花引燃,火势瞬间将当时正在操作机器的两名武警战士裤腿点燃,五米外的毛海龙见此情况毫不迟疑地冲过去将两名战士从机器旁推开。

  “把他们推开以后,我就脱掉我的上衣给他们扑火,因为有汽油,所以火势比较猛,大概扑打了一分多钟才把他们身上的火扑灭,扑灭以后才发现自己的腿上和左臂也都着了火”,毛海龙摸了摸头说:“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就是本能反应,我内心告诉我,那是我的兵,我不能让他们出一点事。”

  “我一直认为部队运输任务是重中之重,并不是简单的开汽车修汽车,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们运输兵就是不拿枪的战士,只要部队需要,我就随时出发。”(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