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正文

从个人行为到组团追星:粉丝拥有的不仅是激情

时间:2019-04-15 11:16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千百度

核心提示

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十几年前,身边同学追星,谈到偶像时激动落泪,让刘关关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疯狂。...

  这是一个没有年龄、性别、地域、阶层之分的理想王国。

  在组团追星的事业上,粉丝拥有的不仅仅是激情和狂热。他们分工细致,行动迅速,表现出极强的专业性。

  十几年前,身边同学追星,谈到偶像时激动落泪,让刘关关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疯狂。后来他发现追星从个人行为,逐渐演化为群体甚至组织行为。“在与伙伴们在一起追星的过程中,他们获得了全新的身份认同,形成了一套属于群体的信念系统和价值观。”一个似乎虚拟却又真实的王国轮廓越来越清晰地呈现在他眼前,让他动了拍摄的念头。

  身份被识破,小姑娘们既惊讶又气愤:“我们脸上写着粉丝吗?”

资料图:一名韩国艺人的“粉丝”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接机。/p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刘关关问王霖每年花多少钱在追星上,她说她从没计较过这个:“我去他的国家,吃他代言的东西,喝他代言的咖啡,我见到了人间最美的人,连买补药的钱都省了!”

  TFBOYS的粉丝叫“四叶草”,成员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各自的唯粉叫做“小螃蟹”“汤圆”和“千纸鹤”,此外还有为数众多的粉丝只粉王俊凯、王源二人,称为“凯源粉”或“岛民”。于是乎,不同粉丝阵营之间争斗不断,TFBOYS演唱会现场,总会亮起橙、红、蓝、绿等不同颜色的应援牌。谁家的灯最耀眼,谁家便会宣布“大获全胜”。

  55岁的王霖是李敏镐的“妈妈粉”。刚开始追星的时候,她不好意思往前靠,后来尝试跟身边小姑娘搭讪,“一说自己是李敏镐粉丝,就跟一家人一样,很亲近。”她的胆子越来越大,不再觉得丢人。

  当刘关关作为局外人把镜头对准粉丝时,粉丝也举起了“长枪短炮”,想要定格偶像最完美的时刻。

资料图:易烊千玺参加雅加达亚运会闭幕式演出。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对不明就里的局外人而言,这种同一偶像组合的粉丝间的竞争,似乎有点儿莫名其妙。如果将TFBOYS的粉丝比作王国中的一个城邦,城邦内部其实是各方“势力”割据的。

  流水线作业保证了团队效率,照片传导到后方,有的粉丝负责修图发布,有的粉丝负责制作微信表情。某场演唱会结束后,刘关关在餐厅看到一位凯源粉正在赶制表情,一旁的队友不断催促:“易烊千玺的图都出来了,你怎么还没有弄完?”

  群体压力和责任感加持下,追星变成一件严肃的事情。刘关关说,多数的粉丝社群内部纪律严明,等级关系明显,一切行动由推选出的“粉丝头”统一“发号施令”并严明纪律。但是粉丝头与其他粉丝只是分工上的不同,地位却是平等的,他们也常常为了不同的意见争吵不休。

  进入粉丝王国,所有人置身汪洋大海中,你很难记住某一个人的面孔。集体活动中,没有人抢镜,他们甚至戴上口罩、用应援牌遮挡住脸,把自己放到尘埃里。“别拍我了,请多多曝光我的爱豆。”如果继续追问,你得到的回答将出奇一致。

  “他们应该是事先沟通过,在这种场合,得给偶像长脸。”刘关关说。

  粉丝很气愤,告诉他会好好查一查。

  但是严格意义上,偶像并非粉丝王国中的领袖。两者间的关系是相互的,一方面,偶像给予粉丝正面形象的鼓励;另一方面,粉丝的购买力和汇聚起来的人气,决定了偶像的前途和命运。